广东省心理分析研究会  
GAAP Guangdong Association for Analytical Psychology
心理分析与中国文化

十年相伴 同体大悲 | 心灵花园十周年纪念

发表时间:2018-04-16 11:33

十年相伴 同体大悲


陪伴,让哀伤不再孤单,令黑夜不再沉重;

陪伴,心灵与心灵相依,一同承受,

一起超越那痛与绝望。



2018,汶川地震10周年。4月2日晚,西安长安大学校本部体育馆主会场座无虚席,第八届心理分析与中国文化国际论坛特别研讨主题“心灵花园”如期开展。心灵花园公益项目执行长高岚教授的演讲,把大家再次带回到10年前的汶川——那些个悲伤而沉重的日日夜夜,正是高岚和她所带领的心灵花园志愿者们,陪伴在经受着地震威胁的孩子们左右,为他们治疗心灵的创伤。汶川地震10年,也是心灵花园公益项目10周年之时,借国际论坛特别研讨之机,项目组举办了第五届心灵花园表彰大会暨“5∙12”十周年纪念。


会上,项目组为大家带来了项目十周年纪念视频,项目组成员、志愿者等的动情分享,让在场不少观众悄然落泪。



▲心灵花园公益项目,以10年前的汶川援灾为起点向全国发展,不断壮大,也不断成长。10年,在全国范围内设立的76个工作站,坚持专业技术为核心,为孤残儿童提供温暖陪伴9000余小时。


Irmgard Else Thom作研讨发言

Maria Chiaia作研讨发言

申荷永教授主持表彰大会

表彰留影



从汶川出发,十年陪伴


2007年,首个心灵花园工作站在广州社会(儿童)福利院正式建立。


2008年5月12日,汶川发生8级特大地震。申荷永、雷达、高岚等心理分析专业志愿者团队立即赶赴震区,先后建立了汉旺东汽安置点、北川中学、汶川水磨小学和映秀小学等9个心灵花园工作站。自此,心灵花园开始在全国推广。


2010年4月14日,玉树发生7级以上大地震,心灵花园的志愿者们再次出发,先后在玉树孤儿学校、玉树拉吾尕小学、西宁孤儿院建立了心灵花园工作站。


截止2017年底,心灵花园公益项目已经在全国范围内完成建立76个工作站点,其中70%在福利院和孤儿院。


在为项目拍摄十周年纪念视频时,北川中学时任校长刘亚春说,当时学生们精神状态非常差,“看到这么多人活着我觉得很高兴,但是我感觉到当时大家不像活人,都躺在那里一动不动。”慢慢地,他发现,志愿者来了后,与志愿者们聊聊天做做游戏,学生和老师们开始会笑了。2010年,新的北川中学落成,学校迁过去时,刘亚春主动要求心愿花园志愿者跟进服务。就这样,心灵花园在当地坚守至今,是奔赴震区最早、坚持工作最持久、工作最富成效的专业志愿者团队。


虽然震区的心灵花园是志愿者们非常关注的服务,但其实,心灵花园的主体服务对象是孤儿。据统计,我国现有 100 万左右的孤儿,他们不仅失去了父母,许多在出生的时候即带有伤病,如脑瘫和先天性的残疾等。他们是社会上最需要心理关注和心理救助的群体。高岚称:“我们希望尽我们所能,让我们的孤儿在心灵花园中获得有效的心理辅导和心理健康。”而无论在震区的服务还是在孤儿院的服务,能够一路坚持,陪伴孩子走向健康,才是心灵花园志愿者最大的期望。


论坛的心灵花园特别主题研讨中,日本知名的荣格心理分析师山中康裕,看到心灵花园的孩子们在纸板箱里做沙盘,用最简单的东西表达最深刻的创伤,呈现出生命的力量,禁不住流泪,他说,“1995年阪神大地震、2011年东日本大地震,也非常惨。当时我也都积极参与了,但是之后我就结束了,没有持续很久。但申老师和高老师一直在努力,把心灵花园坚持了十年,我非常欣赏和感动。”


时任国际分析心理学会(IAAP)主席Hester Solomon则这样说:“申荷永、高岚带领的心灵花园志愿者团队,他们的贡献非比寻常,这也许是历史上IAAP成员们首次直接参与这样的救助工作。我们为有这样出色的同事而感到自豪,并对他们杰出的工作心怀深深的敬意和敬佩。


山中康裕在会上发言



你的幸福 由我守望


心灵花园这十年,用高岚的话来说,就是“守望”的十年,守望,是心灵花园的核心意义。


守其一,以促其和。——《庄子》

乡田同井,出入相友,守望相助,疾病相扶持。——《孟子·滕文公上》


秉持守望之念,志愿者与孩子每周一次,以沙盘游戏等表达性治疗方式为主,结合定期的团体辅导,一对一地工作,促进孩子的创伤修复、转化与疗愈。这一模式也被称为慈悲疗法,而慈悲是对心的治疗,对心灵的滋养,也包含了心理的超越和心灵的转化。


对于心灵花园的守望与呵护,心灵花园的项目助理陈问奇感受甚深,因为他本人十年前正是北川中学高三学生!那场地震中,他失去了亲爱的父母和温暖的家,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他找不到生活下去的动力,但又觉得自己不能死——“妈妈在天上看着,她辛辛苦苦把我养大,我有什么资格去死啊。”他说,自己“当时整个人就是处于一种游离的状态,不知道把自己放到什么地方。” 陈问奇的状态引起了高岚的及时关注,这十年来,高岚一直守望着他的成长,到北川老县城祭奠,到广州上大学,并最终留在广州,成为一名优秀的心灵花园工作者。“当我在福利院工作的第一个孩子,重又鼓起对生活的信心时,我深受触动……”他说。


张凤和赵春玲也是当年北川中学的学生,当晚两位也分享了自己的亲身经历,“地震以后在我们学校有心灵花园,有很多志愿者,我经常去那里玩,心情好心情坏都要去,打了饭也要端去心灵花园去吃,就是聊天,说一些事情,比如做了什么梦,吃过什么东西……无论我们讲什么,那里都有个位置可以安放,那里就是一个心灵的小花园。对我们的成长是一个很好的陪伴。”


左起:蔡成后、赵春玲、张凤、刘子亮



服务他人,自我成长


呵护心灵,守望成长,这不是一件随意就能做好的事情,需要用心,也需要技术。心灵花园公益项目的志愿者来自于心理分析与中国文化专业百余位博士、硕士、博士后及访问学者,数百位东方心理分析研究院的沙盘游戏和心理分析课程的学员,以及其他心理学专业人员。

而这些志愿者背后的技术与督导支持,均来自申荷永、高岚主导的广东东方心理分析研究院——完整、系统的沙盘游戏等相关课程,每月定期的个案督导,心理学基础课程和分析心理学两个方向的专题讲座,定期的专业答疑课程与专业探讨等。两年一次的心理分析与沙盘游戏大会,也是心灵花园内部的表彰大会,每一届大会根据工作的大环境设立主题进行专题研讨。


在技术之外,志愿者的成长更是自我心灵的成长。我们每个人内心深处都有着一个孤儿原型。申荷永说,“心灵花园工作是我们心理工作者的自我救赎。”高岚则称,心理援助过程中,志愿者不仅要和别人一起面对痛苦与绝境,更要面对自己内心的痛苦与绝境。


乌鲁木齐心灵花园志愿者

孙华宁

成都心灵花园志愿者

王颖

四川德阳心灵花园志愿者李群英

青岛心灵花园志愿者

王京萍


来自广州的心灵花园志愿者尹芳分享道:“第一次从北川中学回去之后,通宵失眠,口腔全面溃疡。半夜,张楚的‘姐姐,带我回家’的声音整晚吟唱,他们(指汶川震区的孩子们)的脸庞一直盘旋。我看不清他们的脸,却感觉到他们的眼神,忧伤而彷徨….我多想多想带他们回家…那时候,我才明白,是我离不开他们,是我需要他们;是他们在治愈我,是他们让我成长。”


志愿者孙华宁,在乌鲁木齐心灵花园服务已有八年,他分享了自己与一名9岁男孩工作近5年的经历,“177次陪伴,从中我体验到坚持与父爱如山。工作的第三年,他因车祸脚受伤,打着石膏也要哥哥背他来沙盘室。有一次工作结束后,哥哥没及时来,我蹲下来背他回家。他轻轻地贴在我的背上,用手搂着我的脖子,我感觉到他的呼吸、他的身体,感觉到他的心脏在跳动。鲜有主动开口说话的孩子,这一刻居然主动喊小朋友的名字,我听到他的满足与开心。”


新乡心灵花园项目主任杨艳称说:“令我最难忘的,是我服务的一个11岁男孩子开口说第一句话的瞬间。那一刻,比听到自己的孩子第一次叫妈妈还要感动。”


北京心灵花园志愿者李宝珠腿有残疾,她每次都是坐着轮椅去服务,“记得有一个被解救后送过来的9岁男孩,智力与语言功能发展有困难,他每次都会在沙盘里放大量食物,当我重复这些食物名称的时候,他就笑得很开心,要不断地重复。十几次工作后,他会跟着发出单音节的声音,终于有一天他主动清晰地说出牛奶这个词,我感动得流下热泪。”


是的,没有陪伴是单向的。陪伴就要“一人一半”,陪伴成长,就是共同成长!


十年,心灵花园的陪伴与守望仍会继续。

陪伴,守望,成长,不停息!


心灵花园公益项目建立于2007年,是由华人心理分析联合会、广东省心理分析研究会、广东东方心理分析研究院、广州灵性教育有限公司、广州咸恒教育信息咨询有限公司、华南师范大学暨复旦大学心理分析与中国文化研究中心、国际分析心理学会暨国际沙盘游戏治疗学会华人发展组织等,共同发起的,面向中国大陆福利院儿童的心理援助公益项目。


华南师范大学暨澳门城市大学教授申荷永为项目创办人,华南师范大学暨澳门城市大学教授、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特聘专家高岚为项目执行长。申荷永、高岚夫妇同为具国际资质的荣格心理分析师和沙盘游戏治疗师。


2008年11月16日,心灵花园志愿者项目入选中央有关部委和中央电视台制作的“弘扬志愿者精神”的特别节目。



分享到:
研究会电话:(周一至周五 10:00-18:00)
400-878-3393